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東京銀行大劫案─阿虫

第一篇

七十年代,吉隆坡出了一位有侠盗罗宾汉之称的莫达清。原名黄瑞清的莫达清,在短短的大半年期间,几乎把吉隆坡翻了天。

八十年代,吉隆坡又出现另一位大盗,他就是绰号阿虫的郑松喜。

莫达清和阿虫,代表着两个年代的犯罪世界。论军火,莫达清拥有手榴弹、廿多把手枪及千粒子弹。而阿虫拥有的枪械虽比莫达清逊色,但他却有一支火力极度强猛的AR15莱福枪。

在犯罪史上,莫达清是第一个策划抢劫安邦路跑马场解款车22万令吉的悍匪。当年(1975年10月26日)这宗劫案,令人瞠目结舌,算是非常大胆的“杰作”。

约十年后,阿虫却持着AR15莱福枪打劫安邦路东京银行120万令吉,更是令人惊心动魄。这次被劫的百万数额,更破了当年所有劫案的记录。

1985年1月28日早上9点45分,衣着光鲜的阿虫,在两名同党的陪同下,提着一个吉他袋施施然的步入东京银行,外表像足一位爱好音乐的青年。其实,吉他袋内另有乾坤。

银行的职员及顾客突然被一声“打抢”的喊叫声及枪声惊醒,当回过神时,赫然看到阿虫拿着一把M16莱福枪(后来证实是AR15莱福枪),而随行的两名同党也各持手枪,喝令众人不得轻举妄动。
趁着众人不敢反抗之余,阿虫与同党快速将大叠花花绿绿的钞票扫入布袋,然后联同一名在外把风的同党,跳上一辆由另一名同党接应的豪华轿车,逃逸而去。

这宗劫案轰动全国,特别是AR15莱福枪的出现,更令警方不敢掉以轻心,决定设立一个专案小组,追缉这批悍匪。

专案小组于案发当晚,在蕉赖中央高原靠近敦拉萨镇的山坡处,发现匪徒弃置的豪华轿车。专案小组将匪车拖返警局作详尽调查,证实这辆轿车是于1984年11月7日在金马购物中心的停车场报失者。

经过一番仔细检查,专案小组在这辆匪车内搜索到一些指纹。这些指纹的主人身份,终一一曝光,成为警方破案的重大线索。

案发后第28天(2月25日)凌晨,专案小组分头突击隆市两间酒店及蕉赖区一住宅,当场扣捕4男2女,同时起获一批现钞及7支枪械,包括阿虫所持的AR15莱福枪。

其中两名落网嫌犯,一个是阿虫的兄长,另一个是阿虫的死党梁汉文,绰号“山尼仔”。翌日(2月26日)凌晨,阿虫兄长郑清发戏剧性的从市警总部的10楼坠楼身亡,据警方说他是畏罪自杀。

专案小组毫不放松,在2月27日北上玻璃市加基武吉阿虫的老家,从阿虫父亲的住所起获相信是银行失款的其中16万令吉。

3月5日专案小组再接再厉,这次在霹雳州积莪营新村逮捕2人,起获一支左轮手枪。随后警方在新加坡及隆市的银行保险箱起获18万令吉,其中9万是山尼仔托亲人存放的。

同年4月24日,山尼仔被控上法庭,罪状指他与其他四名在逃者抢劫东京银行。而东京银行的出纳主任,也于4月29日被带上法庭,面对充当内应的指控。

东京银行大劫案似乎已结案,只不过是主谋者阿虫仍然消遥法外。据警方情报,他已逃往泰国避风头。

一年多后(1986年)的某日,隆市燕美路发生一宗劫案,一名单独行事的匪徒失手被捕。警方调查此名劫匪身份,发现他竟然就是东京银行大劫案的主谋阿虫。这回阿虫落网,正应了一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阿虫终于被关进加影监狱。戒备森严及设备先进的加影监狱,却关不住他。1986年9月24日凌晨,他与另4名囚犯,奇迹的成功逃狱,失去了踪影!

+++++++
第二篇

大盗郑松喜逃狱了!绰号阿虫的郑松喜,被关住加影监狱仅数月,却能解破这间最先进监狱的森严保安,带领山尼仔及另3名囚犯如脱笼老虎般的一起失去踪影!

阿虫是于1985年1月28日手持AR15莱福枪,率领山尼仔及3名同党劫走隆市东京银行120万令吉。
事隔不足一个月,他的数名同党包括死党“山尼仔”落网时,他却幸运逃脱警网,直至“山尼仔”被控上法庭时,他都一直消遥法外。

直至1986年年初,失踪约一年的阿虫终于现身。这次他可能“落难发穷恶”,竟然在闹市街头抢劫,结果失手被捕,随后他也被关进加影监狱。

加影监狱建于1980年,取代太平监狱而成为全国监狱总部,并自夸为保安系统最先进的监狱,但它却敌不过阿虫手中一小块的铁锯片。

据称,阿虫凭着这一小块的铁锯片,趁空档时间将窗口的铁枝磨锯。当两枝铁枝磨断后,阿虫终在1986年9月24日趁着风黑风高时刻,与山尼仔等人,脱窗而去。

时任监狱总监拿督依布拉欣接获阿虫等人逃狱的消息后,大为震惊。当我与其他同行闻讯赶抵现场时,依布拉欣正在监狱内与其他高级狱官开会讨论追捕行动。

在我印象中,尚有两年就退休的依布拉欣,是一位很亲切的监狱最高负责人。他召开记者会讲述阿虫的逃狱经过后,尚带领我们进入阿虫的牢房,了解情况。

这是我第一次踏足加影监狱内,而且还呆在阿虫的牢房长达约十五分钟。事后各同行都互相取笑,还洋洋得意的说:“我们也曾经坐过牢呢!”

阿虫与另4囚犯有如人间蒸发,销声匿迹。

阿虫出生在马泰边境的加基武吉,自小对泰南区非常熟悉。他是一名问题少年,十多岁辍学后离开老家。他与山尼仔自小结识,两人臭味相投。他们与另一名通缉犯“红包”合组成一支私会党,取号“暹边十八罗汉”。

新崛起的“暹边十八罗汉”为了打响名堂,无恶不作。为了争取地盘,阿虫等经常在北马一带涉及殴斗案。

在七十年代初,阿虫等人移师吉隆坡,在中南区一带扎旗,势力也逐渐渗透至八打灵再也地区。他们不但涉足地下赌场,也干起淫窟的勾当。

阿虫对泰南边境非常熟悉,他通过泰国的朋友引起泰国女郎到来大马卖淫,同时也从泰国购得枪械。

1983年7月5日,时年27岁的阿虫持枪打劫八打灵再也一间茶室时,巧遇在场的警探梁安川,在枪战中,梁安川殉职。

从枪杀警探、策划抢劫东京银行直至成功逃狱,都显得阿虫是一个可怕的犯罪份子,比起七十年代的莫达清,有过之而无不及。警方也形容这名头号通缉犯,是极度危险的人物。

阿虫逃狱后,只潜伏一段短时期。约半年后的1987年4月30日深夜,阿虫重出江湖,这回是联同4名一起逃狱的囚犯,持着一把长枪在古晋路骑劫一辆新加坡旅游巴士,抢走游客三万余款饰。
警方对阿虫重现江湖,震怒之余悬红5万令吉,誓要逮捕他归案。

约两个星期后的5月中旬,阿虫的行踪终于暴露。警方接获线报包杪沙叻秀花园一间独立式洋楼。在一轮激烈枪战中,洋楼内的3名通缉要犯全部伏诛。

警方事后证实伏诛的3匪是阿虫及与阿虫一起逃出加影监狱的廖细及刘荣坤,通缉要犯山尼仔行踪不明。

9年后的1994年7月30日,警方在蕉赖十二英里的全国公务员职工会合作社花园住宅区展开追剿行动,在枪战中击毙一名通缉要犯。

这名伏诛要犯并非别人,正是逃脱法网达9年的山尼仔梁洪文。这也印证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至理名言。
(完)

4 comments:

  1. Lim Kan Leong (limkanleong@yahoo.com)October 25, 2009 at 1:56 PM

    thanks to share those old story.
    maybe u can try to write more.
    really enjoy reading it.
    it make me know more about our pass, which cant see it in any test book or history book.
    but it is real.
    please write more, (sorry to say this) after those people who know the real stories pass away. lot thing may be telling in others.
    ways. do write more.
    really thanks

    ReplyDelete
  2. 阿虫到底有没有死?下场如何?

    ReplyDelete
  3. “警方事后证实伏诛的3匪是阿虫及与阿虫一起逃出加影监狱的廖细及刘荣坤,通缉要犯山尼仔行踪不明。”

    1)阿虫
    2)廖细
    3)刘荣坤

    阿虫经已伏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