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碎屍案之謝雯晶

孤僻阿順單戀世侄女
雯晶失蹤後尋獲碎屍

時年16歲的謝雯晶,個性好動,樣貌清秀惹人喜愛。她是安順三民國民型中學一名初中三學生,年底准備投考初級文憑考試(SRP)。

她與父親謝仰義及一名年長她兩歲的哥哥,住在安順的馬哈拉惹叻拉路一間木屋。她的母親在她年紀還小時,就與父親離異。近年來,兩母女偶而還有書信來往,知道母親住在怡保。

謝雯晶是在一個不大美滿的家庭裡長大,父親時常出外幹活,時年18歲的哥哥也已停學在安順一間五金店打工,所以她在家的日子,孤單寂寞。不過,她還算是一個沒有學壞的女孩,平日對輩們相當有禮。

她讀書資質不錯,還是學校銅樂隊的活躍隊員。平時她喜歡踩腳車滿街遊逛,但她從來不夜歸,更不在外頭度宿不返。親友形容她有點“野性”,但並不是飛女之流。

時年44歲的謝仰義,原本是從事賣麵生意,過後改行當鬆漆工人。他與孩子原本住在胡錫康路,因住家失火而搬到約兩英里外的馬哈拉惹叻拉路。謝雯晶經常出現在胡錫康路,是因為這裡有很多她的朋友。

謝仰義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張振順(時年35歲)。被眾人稱為“阿順”的張振順,也是一名鬆漆工人,與謝仰義一起拍檔。

阿順是家中獨子,與父親住在霹靂河河畔的一間木屋。他年幼時,當女護士的母親去世後,留下他與年邁父親相依為命。阿順自小性格孤僻,不愛結交朋友,連同性朋友也沒幾個,更談不上有女友拍拖,所以卅多歲了,尚末成親。

不過,阿順和謝仰義卻很談得來,這可能是因鄰居兼同行之故,所以兩人感情特別好。
孤僻的阿順,其心事無人知。但是,他對謝雯晶的感情特別好,原來,他單戀了這位比他年紀小19歲的“世侄女”。

謝雯晶知道阿順單戀她,並且也收過他寄給她的情書。但是,尚在求學的謝雯晶對阿順根本就無愛意。她曾對要好的同學吐露心聲說:“我對阿順並沒有男女之情。在我心目中,他只是我父親的好朋友。他很關懷我,但只是屬於談得來的朋友而已……”

1992年2月27日下午2時許,謝仰義在朋友家搓麻將,這時,雯晶跑來對他說要到阿順的家拿萬字票票根。他也不忘提醒女兒拿到票根後,交給“阿嫂”(謝氏的親密女友)。

當時身穿一件青色T恤的謝雯晶,交代這幾句話後,就騎坐父親買給她的紅色腳踏車離開。
下午6時許,謝仰義搓完麻將回到家時,兒子已在家裡,這時他才知道女兒還沒有回來。家裡沒有煮飯,謝仰義於是出外買吃的,順便尋找女兒的行蹤。

他先到阿順的住家探問,而阿順告訴他已將萬字票票根交了給雯晶,之後就沒有見過她。之後,阿順和他閒聊了幾句,提起父親不舒服,從中午開始就一直精神不妥,躺在床上似乎陷入半昏迷狀態。

謝仰義很關心這位老友的父親,於是入房探問。他喚呼了幾聲,阿順的父親只是“咦咦哎哎”像在講夢話,看來狀態並不很清醒。他跑回廳裡,和阿順再聊了幾句,然後答應出外替阿順兩父子買了兩包粥。

晚上8時多,謝仰義買了食物返回家裡,兒子告訴他還是不見雯晶回來。這時,謝仰義急起來了,他再騎坐摩多出外四處尋找。

他跑去雯晶的同學住家查問,但是同學回稱沒有見過雯晶。他也到了好幾個地方尋找,但還是找不到。最後,他只好前往警局報案,然後又再繼續的找。

雯晶失蹤了!兩天後的2月29日上午9時多,謝仰義再跑去找阿順,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線索。
當他和阿順在廳裡談著之時,聽到外頭有人高聲叫喊:有浮屍啊!霹靂河的岸邊發現浮屍……。

謝仰義的心頭,頓時浮現出不祥的預兆,急忙沖出屋外沿著一道小木橋,奔走到河岸。此時,阿順也緊跟在後,與謝仰義一起跑到河岸探清楚……。

赤身搬屍露傷痕
警懷疑阿順殺人

谢仰义与阿顺一前一后跑到河岸,果然看到一具浮尸。这时,阿顺沿着小桥尽头的木梯,跑到水里将浮尸捞起。当浮尸拉上岸时,谢仰义赫然看到,这具浮尸只有半截身躯。

站在桥头的谢仰义立刻问阿顺:“认得这是谁吗?”阿顺答得很快:“如果我没有看错,80巴仙是雯晶。”

“尸体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谢仰义声音颤抖的问。“青色!”阿顺接口回应。谢仰义顿时脸色剧变,双手掩脸忍不住放声痛哭。他记得两天前雯晶到来找他时,正是穿着一件青色的T恤。

精神近乎崩溃的谢仰义由朋友扶着,把他带到屋内休息。这时的他,心痛如刀割。

警方接获投报后赶到现场,检查最先发现的半截尸体。这块碎尸是死者的上半截身,连着头部、胸部及腹部,身穿青色T恤,脸部完整,惟左手被砍断,断手在尸体附近发现,右手也被砍至几乎断落。

随后,警方再寻获死者的下半截身,这段断尸是臀部连着双腿,裤子已脱落。不过,死者的双脚却无法找到。

翌日,警方接获投报,指一名钓虾的青年在司马登对面港的河边,发现一只被砍断的右脚。

从现场的搜查,警方证实死者是被凶徒砍成8截,然后抛落霹雳河。而死者的身份,证实就是两天前失踪的谢雯晶。

当警员要求围观的村民协助将捞起的碎尸搬运上车移往医院时,在现场的阿顺自告奋勇上前协助。首先他将下半截断尸装入一个塑胶袋,随后再协助警员将上半截断尸搬上黑厢车。

阿顺的胆色,引起众人及警方的注目。

这宗碎尸案,轰动安顺,震撼全国。众人对谢雯晶的遇害深表同情之余,也痛骂凶手变态,手段之残暴与冷血,令人丧胆。

谢仰义与亲友拾起悲愤的心情,在河边一带继续寻找其他被肢解的碎尸,但是最终还是无法寻回双手及左脚,只寻得雯晶的8段碎尸。

案发后第五天(1992年3月3日)的上午,谢家为了保持雯晶的全尸,在无法可施之下只好特别制造一双纸扎手及一只纸扎左脚,让雯晶得以全尸入殓,然后送往怡保三宝洞火化。

其实,当众人纷纷痛斥凶手残暴之际,警方在碎尸发现的当天下午(2月29日)已逮捕两名青年协助调查,其中一人就是协助警方捞取及搬运碎尸的阿顺。

当时,阿顺脱掉衣服赤着上身协助警方搬尸,而他胸部及腹部留下的伤痕,无意中引起警方的高度怀疑。过后也证实阿顺身上的伤痕,果然是雯晶遇害时挣扎之际而留下的破案线索。

警方沿着这条重要线索追查,不过,阿顺却声称他身上的伤痕,乃是他在住家屋旁扫地时,被竹枝擦伤。

为查证阿顺所言是否属实,警方于3月2日押着阿顺返回他的住家检查,而阿顺也在家里向警方示范他是如何被竹枝弄伤胸部及腹部。

较早之前,警方在碎尸发现地点约300尺外发现雯晶失踪时骑坐的脚踏车,同时也接到居民在阿顺住家前拾获的一张字条,杀气腾腾的写着:祸水女,杀杀……邪教杀杀……。

在阿顺示范被竹枝所伤的情形后,警方也要阿顺照着字条的原本内容,亲手写上这几个字。警方此举,显然是要核对有关的字迹,因为警方也曾从雯晶家里,搜到阿顺写给雯晶的情信。

在警方抽丝剥茧追查之下,案情巳越查越明朗,凶手是谁已呼之欲出了!

白開水滲迷幻藥
殺人後砍成八截

16歲女學生謝雯晶碎屍案的調查進展,相當順利。警方掌握嫌兇阿順(原名張振順)的胸部及腹部傷痕來源,再加上核對阿順的手寫字跡後,已很確定殺人者就是阿順。

為收集更多的證據,警方於3月4日押著阿順重返其住家展開第二輪更詳盡的搜查,終於搜獲多項證物,包括藏在房內的一把巴冷刀、放在木柜內含有迷幻藥的玻璃杯、一把藏在天花板的鋸子、藏在屋外磚內的兩枚戒指及一條項鍊與一件阿順常穿的黑色短褲。

從這些證物之中,警方再深入調查,了解嫌兇整個幹案的過程。

原來,阿順早有預謀。單戀雯晶已久的阿順被拒愛後,曾激憤的在紙張上寫了“禍水女,殺殺……邪教殺殺……”幾個字,發洩心中的悲憤。

案發當日(1992年2月27日),當他知道雯晶要到來找他拿萬字票票根時,他立刻佈局將白開水滲加迷幻藥及“以羅”,然後先讓家裡的老父喝下,使到父親在昏迷之中躺在床上。

雯晶進入屋後,阿順使計騙她喝下有迷幻藥的白開水,然後拖她入房迷姦了她。事後雯晶醒過來,哭訴要將阿順控告上法庭,阿順驚慌之下按著她,結果在掙扎之時阿順被她抓傷胸部和腹部,而阿順捉緊她的頸項,不意竟扼死了她。

闖出大禍後,阿順將雯晶的屍體藏在床底下。約在下午6時許,雯晶的父親謝仰義來找阿順探問雯晶的行蹤,當知道阿順的老父不舒服時,尚入房慰問,只見阿順老父“咦咦哎哎”的吐出幾句話,似乎陷入半昏迷狀態。

當時的謝仰義,並不知道女兒已遇害,屍體藏在床底,而他更不知道阿順的老父,是因為喝了兒子給的迷幻藥才會昏昏迷迷的。

深夜時分,穿著黑色短褲及赤著上身的阿順,將雯晶的屍體拖出放在木床上,趁著夜闌人靜時拿起巴冷刀和鋸子,將屍體砍成8截,然後在風高月黑之下將碎屍丟棄在住家不遠的霹靂河裡,讓水沖走。

之後,他將雯晶佩帶的戒指及項鍊拿到屋外,用幾塊石磚將這些金飾藏起來。他也將沾有血漬的黑色短褲沖冼一番,吊在沖涼房內。

這宗駭人聽聞的碎屍案終於被警方偵破了!警方能在短短五天內破案,獲得安順市民讚揚。

但是,最傷心的人,乃是雯晶的父親謝仰義。他萬萬想不到,相識十多年的老友,竟然是殺他女兒的兇手。

由於阿順不懂得騎腳車,也不會騎坐摩多,所以謝仰義每日都不辭勞苦的從兩英里遠的住家,騎摩多載阿順一起出外工作,放工之後,他又同樣坐摩多載阿順回家。想不到這個平日的好友兼拍檔,卻變成可怕的殺手。

1992年3月14日,阿順被帶上安順推事庭面對謀殺提控,罪狀指他於1992年2月27日下午3時至2月28日晚上7時之間,在住家內謀殺一名16歲少女謝雯晶。一旦罪成,唯一刑罰是死刑。

在辯方律師要求下,被告阿順被送往精神病院檢查,而此案也多次展期。拖了幾乎一年半,此案終在1993年7月20日正式審訊。約一年後的1994年6月3日,阿順被判表面罪名成立,推事諭令移交怡保高庭研審。

在候審期間,阿順的老父(時年76歲)逝世,被扣押在太平監獄的阿順尚來不及申請出來為父送殯之時,其父遺體已送往火化。

1995年6月26日,案情峰回路轉,控方修改控狀將謀殺改為誤殺,阿順承認誤殺罪後被判坐牢15年,刑期由被捕日算起,逃過了鬼門關。

高庭法官下判前,形容阿順很幸運獲得控方修改控狀,但是鑑於阿順在扼斃死者後尚將她肢解而作出令人憎恨的行為,所以法庭必須嚴判以平衡被告與公眾的利益。

18年後的今日,阿順應該已經出獄了。據義工說,阿順在服刑期間皈依了佛教,每日誦經的同時也吃長素,聲稱是要迴向給謝雯晶。

2 comments:

  1. 谢谢你。。。我还记得那时候,好像时常发生碎尸案的。。。

    ReplyDelete
  2. 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 我也已老兮..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