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殺人狂魔文冬卡立之末日(二)

卡立慕都是近年来最震摄人心的印裔黑道人物。他视王法如无物,泯绝人性滥杀无辜。他追杀仇敌时采取的“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作风,令人畏惧。

卡立慕都是于1961年1月22日在彭亨州文冬出世,故此外号也称为“文冬卡立”。他在14岁开始涉足江湖,加入当地一个华人“零四”私会党。

自此之后,卡立慕都踏上一条不归路。

他19岁时就因犯罪坐牢一年,出狱后显然有意改过自新。1980年3月他离开家乡来到吉隆坡,在巴刹当劳工,也曾在茶室当过助手。过后他转移到蒲种的一间面包店当助手,随后又转行当起车厂的拖车佬。

可是,他的“正业”只维持约4年。1984年他又重返江湖,这次参与印裔组成的“零八”私会党,开始在十五碑、泗岩沫、双溪威及安邦等地区活跃。他涉足的活动包括收保护费、抢劫、恐吓、致伤他人、勒索及帮派讲数等等。

1985年7月,他终被警方逮捕,并于该年的9月5日至1987年9月3日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两年。随后在1987年9月4日再被限制居留在关丹,为期一年。

卡立慕都的扣留期服完后,他重返吉隆坡,在旧巴生路的一间超级市场当内部侦探(in-house detective)。

1989年年杪开始,卡立慕都开始涉及毒品走私活动。当时,他与旧巴生路的“零四”私会党结盟,得到众多党徒支持。在一些亲信协助下,他的毒品“生意”越益猖狂。

不过,此景不长。数月后(1990年4月10日)他在旧巴生路被设伏的警队逮捕。由于他身怀48克的海洛英,所以在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下被控,一旦罪死唯一刑罚是死刑。

此案在法庭提审后,由于证控不足获得副检察司撤消有关控状,改以危险毒品(特别措施)法令的条文提控,并将他限制居留在霹雳州务边两年(1991年1月18日至1993年1月17日)。

过后他原本有一宗件要在1991年11月25日,但是他并没有到八打灵再也法庭接受审讯,反而失去踪影。

1993年,卡立慕都逐渐暴露他的残酷本性。他为了建立本身的“毒品王朝”,不容他人吃里扒外,凡是背叛他的同党,都成为他追杀目标。他的清算行动显然是要起杀一儆百实效,并在印裔社会树立威信,那些与他有过节者,莫不闻风丧胆。

这一年的大开杀戒,导致十多人丧命枪下,尤其是6月12日晚发生在陈明再也组屋的大屠杀行动,更有4人惨死枪下,另有2人受伤。

卡立慕都的杀人行径,越益猖獗。时任全国刑事调查部总监拿督查曼干随后宣布准备悬赏10万令吉缉拿卡立慕都,并提醒与卡立慕都结下仇怨的对头人,急促联络警方。

卡立慕都态度嚣张,根本不把警方放在眼内。在6月中,他竟拨电给追捕他的查曼干,恐吓这名高级警官小心。

淡米尔报的一名记者,因大篇幅报导卡立慕都被警方通缉新闻及生活照,在家及报社都接到卡立慕都的电话警告。据称这名记者在童年时期就与卡立慕都相识,对方声称若继续报导,不要怪他翻面无情,格杀勿论。

曾有数次,卡立慕都拨电到报社,通知记者他准备展开枪杀行动。初时记者以为有人恶作剧,不加理会,孰知当天的指定时间与地点,果然发生枪杀案。

尚有一次,记者接获通知赶到旧巴生路,苦等大半天,不料卡立慕都转移目标,以声东击西之势改在孟沙路杀人。

这时的卡立慕都,行径已到达疯狂地步。心理专家形容这是精神变态者的潜意识反应,若不再加以制止,后果堪虞。

殺人王的末路
__________
杀人王卡立慕都的残暴及杀人如麻的行径,在雪隆一带掀起阵阵腥风血雨。当时领导全国刑警的一哥拿督查曼干发出誓言,坚称警方会不惜将原本的1万令吉悬赏提高至10万令吉,捉拿卡立慕都归案。

从过去的罪犯档案证明,犯罪者的路,不会走得很远。卡立慕都从1991年至1993年震撼全国两年半,终于在1993年6月29日走完人生路,只比莫达清及阿虫的末路稍为长一点。

这一天的清晨6点多,卡立慕都与两名同党在美旦白沙罗一家双层排屋的民宅被警队重重包围,在一场激烈枪战中,卡立慕都与两名“亲蜜战友”纷纷中枪伏诛,死时32岁。

据事后记者查悉,其实警方早在围剿行动前的一个星期,已掌握卡立慕都与同党的行纵。警方一直按兵不动,只是在等待时机。

卡立慕都藏身的民宅,座落在美旦白沙罗花园。这处的住宅地点僻静,而卡立慕都租住的单位是一间角头屋,一旁是森林区山坡及死路,出入处只能通过前门。

该处的森林区正好成为警方的战略地点,让警队神枪手及干探能够埋伏在森林区内,不动声色的监视着卡里慕都与同党的一举一动。

6月28日的入黑时分约7点,警队知道卡立慕都与同党离开民宅后,认为时机已到。这时,警方也不敢掉以轻心,立刻加派人手,增强四周的设伏,准备随时行动。

警队耐心等候,直至翌日(6月29日)清晨约6点,才看到卡立慕都与两名“亲蜜战友”返抵民宅。
这一刻,参与围剿的警员心跳一百。一声令下,警员各就各位,立刻展开行动。一批神枪手四面包抄,严阵戒备,而另一批警探越过铁闸门硬闯入屋,随着枪声卜卜。

当枪声此起彼落之际,卡立慕都由楼上的露台杀出重围,企图攀越砖墙逃到隔邻的住家。
就在此时,设伏在外的神枪手眼明手快,在昏暗色中瞄准目标放了一枪。这时的卡立慕都原本已越过隔邻的露台,枪声响后,他应声倒下。

枪战结束后,警队在场收拾残局,证实其中两名伏诛匪徒身份。他们是古那南(绰号比列)及32古那西卡(绰号劳勿古那),两人都是32岁。

比列和劳勿古那都是卡立慕都的得力助手与党,平日随伴在侧。警方从他们身上起获手枪之外,也在他们卧尸的房间,发现一些吸大麻的器具。

警方也证实在露台中枪毙命的死者,正是警方追缉多时的卡立慕都。警方在他身上起获一支德国制手枪,枪膛内尚装有12粒子弹。

时任全国刑事调查部总监拿督查曼干于清晨7点多,陪同时任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到达现场。当查曼干在场宣布伏诛者就是卡立慕都时,在场围观的居民纷纷鼓掌叫好。查曼干也当场向饱受惊吓的居民致歉。

卡立慕都卧尸之露台,处于死角,警方欲将他的遗体抬离时,隔邻住户坚持不准警方绕过屋内楼梯。邻居此番举止,令警方哭笑不得。最终,查曼干表示明白住户的避忌,决定让工作人员将尸体直接由露台吊下。

卡立慕都死了!不过,他的余威犹存。他的遗体送入中央医院殓尸房后,他的残余党徒竟拨电话到医院警亭,声称要血洗医院,搞到警方惊慌一场!

更有一些将他当为“偶像”者,仍然抹不掉他“英雄”的形象,声称卡立慕都宁死不屈,在被警方围捕时是自己开枪自轰,非死于警方枪下。

有者甚至说卡立慕都并没有死,有者也说卡立慕都是被战友比列出卖后自尽。尤有进者有人咒骂出卖情报者为不忠不义之徒。

这些绘声绘影的传言在犯罪史上是罕见的,也进一步说明卡立慕都的阴影,仍然“活在”一些人的心中。

拿督查曼干不得不把卡立慕都被杀后的照片示众,澄清卡立慕都确实是死在警枪之下,非自轰。在警队来说,这样的辟谣也是罕见的!

警方事后在巴生河流域、雪州的万津及彭亨的劳勿等地,一口气逮捕82人,显见卡立慕都的势力,实非同凡响!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