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2, 2012

跳飛機之美金最高(四)



第四集
淘取美金更勝日圓
霹州鄉民名列榜首


眾多歐美國家之中,美國及英國都是大馬人跳飛機的其中兩個熱門降落站。在他們眼裡,淘取美金或英磅,更勝台幣或日圓。

台灣九十年代初實施的嚴厲歇制非法外勞政策及日本於1993年落實的入境簽證措施,已令大馬跳飛機客冷卻,再加上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致使美金及英磅兌換率暴漲,促使大馬人紛紛“看風轉舵”,改攻歐美。

早在八十年代,美國已是大馬人的淘金國,當年最熱的地點是美國西岸的加里福尼亞州。惟當東部的紐約、紐澤西及康捏狄等州屬的經濟蓬勃發展後,大馬人再紛紛改移降落的陣地。

當時有報導估計,逾期逗留在紐約的大馬人已經上萬人,而且大部份都是來自霹靂州的怡保及鄰近新村鄉區,例如金寶、華都牙也、端洛等地,據說原因是霹靂州的錫礦業走下坡,致使州民找食更加困難,惟有“逃出”國外找快錢。

曾有數據顯示,從歐美國家匯回大馬的款項,其中95%都是匯回鄉區,而吉隆坡只佔5%。這個數據說明,絕大部份的跳飛機客都是來自鄉區者。

在九十年代中期,霹靂州的屋業曾一度出現“變相”的蓬勃,同時在華人新年期間當跳飛機客回鄉過年時,餐館業的生意也特別興旺。這種種現象,都是因為州民湧往歐美跳飛機而帶動的經濟效應。

當年,霹州政府為推廣州內旅遊業,特地邀請報界前往一些特選地區採訪。我與同行私下與隨行官員談起霹州的跳飛機風氣時,官員都不否定跳飛機客對州經濟作出的貢獻。

不過,州政府只能默認,不能公開。州民跳飛機不但紓解州內的失業問題,也帶動州內的經濟活動,所以,即使移民廳採取強硬行動沒收及涷結跳飛機客的護照,州政府也只是“只眼開,只眼閉”,對州民的舉止“不鼓勵,也不反對”。

到美國跳飛機最為重要的第一關,是必須先取得入境簽證(visa)。申請者必須親身到設在吉隆坡的美國大使館,接受美國官員的面試。幸運者可當場過關,取得為期十年或無限期的逗留期限,不幸者則可能要多跑幾回,甚至無緣赴美。

曾有友人向我投訴,他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跑了美國大使館三趟,才終於拿到簽證。這個過程雖然比申請日本或其他國家的簽證困難得多,但是,只要一證在手,幾乎可以肯定入境必無問題。

這位友人的訪美目的,顯然是為了跳飛機。他經過兩次申請失敗後,第三次終獲得“高人”指點。首先,他與太太前往曼谷旅遊,約一個多月後又前往香港,再接下來才向美國大使館提呈申請。

由於他與太太的護照都有前往曼谷及香港旅遊的蓋章,主持面試的美國官員也終於相信他們前往美國旅遊的“誠意”而發出簽證。結果,夫婦倆順利抵達美國,在紐約工作了約七年才衣錦還鄉。

一般上大馬人前往美國跳飛機之前,都會先聯絡好已身在美國的親朋戚友,隨後他們就以遊客身份隨團赴美“旅遊”。抵步後遊玩數天,他們就會安排“脫隊”會合,團員們漸漸失蹤,有時甚至整個團都沒有了消息。

大馬人的最終目的地是紐約,因為在紐約較為容易找到工作,而且工資也較高。最令大馬人放心的是,紐約是一個擁有來自世界各地民族的大都會,一旦踏足此地,就消失在形形式式的人潮裡。

據知,絕大部份的大馬人都是在餐館打工,佔約90%。單在紐約市就有逾五千間中國大小餐館,從打雜、主廚、接待、包賣至洗碗碟等等,都需要大量人手。

大馬人的優點是語言能力強,有教育背景者都懂得說華語、英語及廣東話等。除此之外,他們也熟悉中國菜,當起侍應生更是得心應手,難怪在餐館業深受老板的器重。

餐館的工作幾乎都是一整天,有者形容宛如“牢獄的工作”。但是,每月結賬薪金卻是3000至6000令吉之間。侍應生的基薪雖然只有二三千令吉,但加上小費也可高達五六千令吉。這樣的收入,比得上大馬經理級的薪金。難怪大馬跳飛機客寧可在美國辛苦一點,也不願在大馬打工賺他千多兩千令吉呢!


下週預告:英磅兌換率是馬幣的至少5倍,只要勤奮工作幾年,及避免不必要的花費例如賭博或買名牌等,大馬跳飛機客若要存下數萬至數十萬令吉,並非難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