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0, 2010

913吉辇河恸

吉辇河是处于霹雳州和吉打州交界的一条河流,半个世纪以来,巴里文打和万拉峇鲁的居民,必须跨越这条河流来往两地。

这条河宽约260尺,为方便居民来往,当局特在两岸河口建立码头,提供渡轮服务,路程只需约五分钟。

而这个所谓的渡轮,其实是依靠钢缆拖拉操作,每日来往人群包括在两地上课的学生和打工一族等。

一直以来,当地居民都希望当局尽速兴建一座桥梁,以便利两地交通。不过,居民的呼声始终无法落实,桥建不起来。

每年的九月天气,经常下雨,1972年9月13日的前一晚下了一场大雨后,至清晨时分依然豪雨不绝,造成吉辇河水流更为湍急。

在早上约7点,一辆载着19名学生的巴士及廿余名车衣女工和居民等,陆续登上渡轮冒雨赶往巴里文打上学和开工。

正当渡轮驶到河中央之际,湍急的河水突然激向渡轮,导致渡轮左右摇晃,插板插入河里,紧接着河水不断涌入船身。

就在此时,拖着渡轮的钢缆因负荷不了重量而突然被扯断,渡轮立时失去平衡翻覆,渡轮甲板上的学生及工人随着巴士、摩多和脚车,纷纷跌落河里,有者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四十余人在河流中乍浮乍沉,有者力图游水上岸,有者根本连呼叫救命的时间也来不及,随着急流消失。幸亏岸上还有一些英勇居民跳落河里救人,终有十多人侥幸获救,他们包括巴士司机和一名学生。

事后证实,在这宗惨剧中丧命的罹难者,多达27人,其中17名学生是来自吉辇中学。

渡轮翻了!消息立刻轰动四周,在吉辇河旁旧巴刹卖鱼的黄文通听到消息后,立刻放下手头的生意,急步赶到河边。

刚巧河边放着一艘小船,黄文通连忙跳上小船,朝着河中央划过去。此时,两名女友正在河里挣扎着,黄文通及时把她们拉上小船,救到岸边。

黄文通再次划着小船到河中央,这次拉起四人,但是,小船却无法承受重量而翻覆,众人一起跌落河里。当黄文通浮出水面时,四人已失去踪影。

这时的黄文通已精疲力竭,失望的游回岸边。他虽然救起两人,但对自己无法再救起另四人而心中不安。

与此同时,住在吉辇河畔的少年陈胜泉(时年15岁),刚刚睡醒就听到母亲诉说河里出事,他睡衣也来不及更换就跑出家门,坐上自制的独木舟划到河里。

这时雨势相当大,他看到一名快要没顶的女生浮在河里,立刻划前将女生拉起,但是狭小的独木舟承受不住重力而翻覆。幸他保持镇定,教女生拉着独木舟边沿,等待其他人来救。

过后,陈胜泉将独木舟翻过来,再去救人。这回救起一名男学生,接着,他又救起另一男人,事后证实他是巴士司机。

当时年纪轻轻的陈胜泉,英勇过人。过后他获得国家元首颁发的第一级汉都亚英雄勋章,而他救人的事迹也被列入中学预班班教科书,鼓励学生学习他的见义勇为精神。

27条人命在一瞬间就此在世上消失,让家属悲痛欲绝。一幕幕白头人送黑头人的哀伤,迄今尚消磨不去。

惨剧发生后,军方派出军艇载送两地居民,直至1974年,当局终于在吉辇河建起一座钢骨水泥桥,衔接巴里文打和万拉峇鲁。

吉辇河的渡轮,从此成为历史痕迹,但这条见证“913吉辇河恸”的桥梁,却是以27条人命换回来的啊!

家属等了10年
仅获RM800救济金

1972年9月13日发生的吉辇河渡轮翻覆造成27人溺毙的惨剧,是巴里文打及万拉峇鲁居民心中永远的痛。

这个被称为“913吉辇河恸”的惨剧,对当年的吉辇中学打击最大。27名罹难者之中,其中17名是吉辇中学的学生。而在这群罹难学生之中,有者品学兼优,有者是运动健将,有者是红十字会队员。

这些罹难学生都是来自吉南区,他们在小学毕业后原本可到当地较近的西岭综合中学就读,但是,他们为了可以继续念华文,宁可舍近取远,选择了每日都要过河的吉辇中学。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这些学生不热衷于华文教育,如果吉辇河早就建有一条桥梁……,这些“如果”如果成为事实,或许吉辇河的历史会重写。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已注定了。

惨剧发生后,罹难者的家属心中虽然痛楚难休,但是他们依然咬起牙根成立一个罹难家属委员会,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为逝去的亲人讨回公道。

法庭的最后判决,认为这是一场天灾人祸,政府无须作出任何赔偿,因为在事发之前,当局有在渡轮码头贴上布告,表明渡轮乘客自负后果。

虽然在法律上政府无需负起赔偿责任,不过,霹雳及吉打两州政府还是成立了一个救灾基金委员会,以协助罹难者的家属。

不过,这个所谓的救灾委员会,经过10年漫长时间的左等右等,才将救济金发给有关的家属,而有关的分配额,少得可怜,每个家属仅获得800令吉。

当年曾经领导家属委员会向政府要求赔偿及道歉的陈继平,廿年后谈起这段往事时尚感概万千,对事件的演变更是深感沮丧。

陈继平忘不了丧女之痛,在面对失去幼女打击之下,他尚得振作精神协助其他罹难者的家属办理孩子们的后事。在河边等侯尸体上岸的那一幕,更为心酸。

他的抽屉还藏着幼女的照片,每当拿出来重看时,只能噙泪忆往事,心里不禁默默怪责造化弄人。当天如果不是学校举行考试,女儿没有坚持要冒着大雨上学,结果也不会这样。

卅多年来,吉辇人的伤痛仍然无法抚平,每年的“913吉辇河恸”已成为一年一度的纪念日。

吉辇校友会已成为主办单位。逢周年纪念之日,社团代表及罹难者家属,都在这一天聚集在吉辇河岸撒鲜花,然后再前往柏玛冬巴钖华人公冢“913”惨剧罹难者纪念碑献花致祭。

当年逃过的劫数的十余名生还者,迄今都是上了年级的人。他们之中不少已是事业有成的人,有者是医生,有者是工程师,也有者是成功商人。

曾在槟城中央医院担任外科医生的赖裕武,就是当年幸运逃出生天的其中一名学生。

他是美以美中学学生。当日他发现情况不妙之时,幸能与弟弟从学生巴士侧门跳河逃生。但是,学生巴士内的另17名学生却来不及逃走而葬身河底。

事隔多年,赖医生对当时的惨剧尚无法忘记。他不准太太和孩子玩水,可见他的内心仍然无法抹去水中逃生的恐惧阴影。

3 comments:

  1. 从这起事件可看得出那是的人情味很重,有很多奋不顾身去救人的勇士,可惜,现今社会已很冷漠。

    ReplyDelete
  2. 有位摄影师等了五年,终于把它拍成电影叫 《9.13回家》,希望逝者安息,生者安心纪念吉辇河惨案。他是土生土长的 Parit Buntar 人,名叫程道伟。

    ReplyDelete
  3. 有位摄影师等了五年,终于把它拍成电影叫 《9.13回家》,希望逝者安息,生者安心纪念吉辇河惨案。他是土生土长的 Parit Buntar 人,名叫程道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