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15

陳福裕鎗殺案之領屍風波(三)



第三集(完結篇)

親友駕車硬闖停屍房
遺體被當為生人看待


曾受雪州蘇丹封賜拿督而過後遭蘇丹褫奪拿督勛銜的陳福裕,在隆市燕美路櫻花咖啡餐座疑被職業殺手鎗殺後,轟動全國。

記者追查此案時,曾在鷹閣醫院探到消息,指與陳福裕一起中鎗受傷的友人許氏,在清醒之後曾不斷的追問家人有關“一筆巨款的下落”。

雖然許氏的家人對記者的查問“無可奉告”,甚至拒絕透露許氏與陳福裕的關係,但是,記者當時曾向一名疑是許氏兒子的8歲小童探問,得知“父親在事發後一直都追問錢在哪裡”,因此不排除事發當晚許氏是攜帶著一筆為數不明的款項在身上的可能性。

許氏在鷹閣醫院養傷期間,警方特派警員在醫院廿四小時保護。警方事後也證實,許氏是陳福裕的友人,並不是保鏢或生意伙伴。

另一方面,警方將中鎗身亡的陳福裕送往醫院解剖時,從他衣袋內找到一張面額100萬令吉的支票。這張巨額支票據查是一名馬來拿督交給陳福裕的,至於這張支票用途是否是生意上的款項,則成為警方另一個調查角度。

事發約一個星期,開出這張支票的馬來拿督,自動前往吉隆坡警察總部協助調查時,承認這張支票是他開給陳福裕,以清還生意上的債務。當晚他將支票交給陳福裕,約45分鐘後陳福裕就被鎗手殺害了。

這名神秘馬來拿督從事各種各樣的生意,包括開設地產經紀公司。隨著他挺身講解支票的來源後,警方也接受他的口供而完成有關的調查工作。

警方在排除支票與命案有關後,亦轉移調查目標追查此案的動機與2名兇手的身份。時任市警總警長拿督迪爾阿峇說:警方的初步調查認為這2名兇手極之可能是來自泰國的職業殺手。他們當晚殺人後,據查是與另一名同黨乘坐一輛馬賽地轎車逃逸。

警方從餐座職員的口供得知,2名殺手顯然早已知道陳福裕所坐的位置。當他們踏步進入餐座後,無須張望就直接沖向目標,向陳福裕開鎗。

至於在燕美路櫻花咖啡餐座前一個花盆尋獲的手鎗,警方證實乃是一支沒有註冊的鎗械。雖然警方無法斷定鎗主是誰,但由於此鎗留有指紋,相信很快就能查出鎗主的身份。

陳福裕遇害時,年方39歲。親友們對他的突然早逝,都深感心痛。案發後翌日(1月3日),眾多親友前往吉隆坡中央醫院領屍時,竟然鬧出一場“駕車硬闖停屍房”的風波。

為數約卅人的親友為了不讓在場的廿餘名記者拍攝領屍的照片,不惜漠視院方的警告,兩度駕車硬闖入停屍房,並召集二三十人圍著車子築成人牆,眾人高舉雙手遮擋著攝影記者的鏡頭。

趁著攝記都被遮擋之際,其中3名男子立刻從停屍房內,抬出以紅色被子裹著的遺體,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將遺體移進一輛豐田四輪驅動車的司機旁座位,讓遺體半躺在座位上。

較早前,負責此案的查案警官簽名准許路陳福裕的家屬領屍後,這批親友就開始為這輛豐田四輪驅動車佈置,在車窗張掛多張毛巾,顯然是不要讓外人看到車內的情景。

佈置完畢後,其中一人上車將車子倒退進入停屍房的出口,並阻擋攝記拍照。他們的舉動令停屍房的助理及保安人員感到不滿,因為此舉顯然是不遵守停屍房的規則。最終,停屍房助理不得不警告,若車子不移開就不准領屍,及勞動查案警官介入警告後,他們才將車子移走。

約數分鐘後,這些親友突然再將車子駛近停屍房出口,而這次不是退車,而是直接把車子駛入貼近門口,令停屍房助理及保安人員無力阻止。這批親友隨著將遺體移上車子,立刻駛離。

陳福裕的遺體運返萬津快樂花園住宅時,親人將披上紅彤彤舊式棉被的遺體小心翼翼的抬下車,然後安放在一張躺椅,隨後由家人揭開棉被。

據稱陳氏家屬是以福建人傳統習俗把他當生人看待,同時也警告外界和記者勿用“屍體”字眼,而應稱為“當事人”。

當陳福裕的下屬要用紅紙包扎家裡供奉的神像時,被陳福裕的髮妻指示將紅紙拆下,因為她要把陳福裕當為生人看待。

陳福裕的下屬尚拿著盛滿茶的茶杯,走到屋外高喊:“拿督,喝茶!”然後把杯子摔在地上。隨後,陳福裕的髮妻也叫來8名子女,大聲叫:“爸爸,起來!”子女依照指示,在場眾親友禁不住都哭起來了!

被形容為瓜拉冷岳社會聞人兼慈善家的陳福裕,發引還山安葬在士毛月富貴山庄墓園。他短暫的一生,令親友們都感到惋惜!




1 comment:

  1. 在搜索一些旧新闻时,看见你的blog,很开心你身为记者依然能如此在网上免费提供消息,而我也将全部的新闻都看了一遍。希望你还能继续写blog来让这些新闻继续,至少未来若还有人想找回一些旧新闻,还能在你的blog上看见一些故事,而非现在facebook上的那些标题党,没内容的文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