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7, 2010

首席部長之緋聞案

報導揭緋聞
拉欣辭官職

16年前,《马来西亚前锋报》的1994年8月23日封面头条报导:马六甲首席部长阿都拉欣将会因私人问题而辞去巫青总团长之职!

这则新闻即刻震撼全国,因为以阿都拉欣当时的地位及身份,众人难以理解为何他会因“私人问题”而辞职?

当年的阿都拉欣,年轻有为,自七十年代参政后政途直摇而上。他于1982年担任马六甲首席部长时,年龄才32岁,被喻为是我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席部长。

他在1993年11月举行的巫青团大会上,击败森美兰州州务大臣依沙中选为巫青总团长,更上一层楼,并进一步巩固了他在巫统的地位。

所以,不论在官途或在党内,他的前景如日中天。若他以“私人问题”引退,众人都好奇倒底是怎样的“私人问题”逼使他不得不退?

这连串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其中一个“私人问题”是他被传与一名15岁未成年少女有染,另一个“私人问题”是他被指“拥有不寻常的财富”。

阿都拉欣对这些传闻极力否认之时,也坚决表示不会因为谣言而辞职。尽管如此,情况的转变令他难以招架。

一方面,15岁少女的身份呼之欲出。最初表示没有接到投报的警方,最终在8月29月接获投报(报案人身份保密,不过,在法庭审讯中证实报案人是时任甲州刑事调查主任莫少雄助理总监),于是采取行动扣押少女调查。

而另一方面,巫青团也施加压力,要阿都拉欣暂时交出巫青总团长的职权。时任首相马哈迪医生也表示非常关注这些传言,表明将会详加调查。

警方扣押15岁少女调查期间,她的家人一概不得探望。少女的外婆月余不见孙女,不免牵肠挂肚。

最终,这名时年62岁的外婆班迪阿末,在求助无门之下找上了时任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社青团长林冠英。

班迪在两名儿子陪同下,于9月7日由林冠英安协助,先到马六甲警局报案,然后被安排在八打灵再也行动党总部会见时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吉祥,在记者会上哭诉警方不准她与儿子探望孙女的经过。

班迪和该名15岁孙女,关系不只是外婆孙女般简单。少女的母亲(即班迪的女儿)生下她三个月后就逝世,接下来的日子就由班迪“外婆兼母亲”抚养她长大,直至她12岁才交回给她父亲。

班迪和孙女感情深厚,而这名外孙女一向来都称呼她为Mak(妈)而非婆婆。班迪在记者会上流泪说:“她母亲逝世后,我就一手把她养大,她要去吉隆坡时我还交代她一切要小心……。我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感到很羞耻……。”

与此同时,巫青团施予的压力,令到阿都拉欣陷入“四面楚歌”的局面。以署理总团长纳兹里为首的巫青团,于9月6日终于开声,要他暂时交出巫青总团长的职权,直至调查工作完成为止。

最终阿都拉欣不得不低头,他会见时任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安华后,同意交出职权,暂由纳兹里代任,成为在巫青历史上担任最短时间的总团长,为期只约10个月。

两日后(9月8日),巫统最高理事会开会同意阿都拉欣暂时卸下所有的党职与官职,包括甲州首席部长、巫统甲州联委会主席、甲州国阵主席等,直至他与未成年少女有染的调查完成为止。

这项决定是由时任首相兼巫统主席马哈迪宣布。他表明,如果阿都拉欣被证实有罪的话,巫统将会采取行动对付他,倘若证实他是清白的话,巫统准许他恢复官职及党职。

马哈迪当时的口吻异常强硬。他声称:“如果调查证明阿都拉欣有错,政府必须对他采取行动,即使他是巫统的巨人亦在所不惜……。”


嫌涉与15歲少女有染
總檢察長無證據提控

阿都拉欣在面对重重压力之下,终于辞去官职及党职包括马六甲首席部长、巫青总团长、巫统甲州联委会主席及国阵甲州主席等。

当时有报导分析,指阿都拉欣的下台,是有人刻意揭发他的丑闻传言,以达到政治目的。

辞职后的阿都拉欣,等候两大指控的调查结果。两者的“与15岁未成年少女有染”及“拥有不寻常的财富”指控,尤以前者最令人关注,因为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不论少女同意与否,在法律上都被可被治予强奸罪。

调查终于有结果了!1994年10月21日,时任总检察长莫达宣布:“我没有足够证据把涉嫌与未成年少女有染的前马六甲首席部长兼巫青总团长丹斯里阿都拉欣控上法庭。”

莫达声称他是在详研究这宗案件,并且确定警方已经进行了全面调查之后,才作出这项决定。

他承认警方在调查此案时,阿都拉欣的嫌疑很大,但是,在我国刑事司法制度之下,怀疑并不能构成有力的提控理由。

在调查过程中,警方录取了42人的口供,包括该名少女、她的教师与朋友及阿都拉欣。化验部的鉴证组专家及两名医药专家也协助调查此案。

“警方在调查中获得的间接证据不足以在刑事法典376条文下提控阿都拉欣强奸罪,也不足以1973年妇女及少女保护法令第16条(一)(一)下提控他。在此情况下,我决定运用联邦宪法赋予的裁决权,决定不对阿都拉欣作出刑事提控,同时指示警方终止调查此案。”

阿都拉欣终于讨回清白了,不过,这名15岁少女被指遭强奸的案件,并没有落幕。据事后惊人揭露,她曾被15人强奸,而且还怀孕两个月。

从1994年12月8日开始至1995年11月11日,共有15名青少年陆续在马六甲及麻坡法庭被提控,罪名都是被指强奸这名15岁少女。

这些被提控强奸罪名的青少年,被指在1994年期间在不同的日期、时间及不同地点犯案,触犯刑事法典第376条文。在此法典下被定罪者,可判监禁最低5年及最高20年,同时法官也可对被告施加最高24下的鞭笞。

这些被告在面对控状时,都承认有错。他们也都获得轻判,有者守行2年,有者守行3年。

阿都拉欣面对贪污案的指控,于1994年11月28日被带上马六甲高等法庭。约一个月后的12月2日,他又在吉隆坡地庭被控没有呈报财产的罪名。阿都拉欣对这些指控,都否认有罪。

他面对的第一项控状,指他身为行政官员(即甲州土地分割委员会主席)犯下贪污罪行,参与拟定一项与他本身利益有关的决策,批准达雅密公司的申请,将柏灵玉区902号土地分割为两段,并将其用途由农业改为商业,触犯1970紧急(必须权力)法令第2项(1)条文。

第二项控状指他身为甲州首席部长,以上述同样手法将武吉卡迪区1727号土地从租赁转为马六甲传统地。

一年后的1995年11月28日,案情峰回路转,总检察长莫达告诉高庭,声称主控官发现新的证据,所以他决定撤消此案的控诉。而在吉隆坡地庭的案件,也于1996年1月17日被总检察署撤消。
遭两案缠身的阿都拉欣,终于获得全面的清白。

1996年1月16日,巫统最高理事会一致议决准许阿都拉欣恢复巫青总团长之职。巫统主席马哈迪当时说:“法庭已作出最后判决,阿都拉欣已获得清白。巫统最高理事会唯有作出决定,把职位归还给他,因为这是他所应享有的权力……。”

讨回清白的阿都拉欣离开巫青团14个月后,于1996年1月22日宣布重掌巫青团,继续展开他的另一轮政治抱负。


拉欣讨回清白
政途坎坷難行

阿都拉欣终于讨回清白了!

总检察长莫达宣布没有足够证据提控他与15岁未成年少女有染,及撤消对他的贪污指控后,阿都拉欣也获得巫统同意,重返巫青团恢复总团长职。

自认含冤莫白14个月的阿都拉欣,重掌巫青之后,首要任务是要重振他的个人地位及声望。复职后的他,立刻巡回各州巫青团,准备为1996年10月举行的巫青团选举铺路,再度冲刺!

1996年2月3日他在槟城巫青团的集会上,讲述他如何渡过14个月的黑暗日子时,形容在这段日子里他饱受世态炎凉的煎熬,精神更是受尽折磨。“如果当时我定力不够,随时都会被逼疯了!”

他痛心以前最好的朋友及战友,纷纷远离他而去,家里的子女不论在学校上课或在食堂吃东西也受到异样眼光,行动极之不便之余更是处处受到监视。

他也形容这段日子过的是“国际罪犯”般的生活,事后,时任副首相安华还向他请教如何冷静应付艰难局面。他的回答是:忍耐!

“当我身居高位时,身边受到一班朋友的包围,赞美之声不绝于耳,话未说完就得到喝彩。但是,当我遇到困难时,这些好朋友及战友却消失无踪,受尽奚落……。”

阿都拉欣对朋友的落井下石,深表痛恨。在一次的专访中,他如此形容:“政坛是最现实的。当你有名誉权势时,所到之处,无人不尊。几乎每一个围挠在你身边的人,都会把你捧上天高。这种所谓的友谊,实际上是物质维系着彼此之间的交往。

“当你卷入麻烦的漩涡时,平日所谓的朋友突然间鸡飞狗走。你所做的一切,在这些人眼中已经不再伟大。平时吃吃喝喝的朋友,还会落井下石,暗中策划更多打击你的行动,非得把你打得万劫不复,永无翻身之日不可……。”

阿都拉欣结束全国巫青巡回访问后,又将火力集中在巫青团代表的身上。很明显的是,阿都拉欣并没有放弃捍卫总团长的努力。

实际上,阿都拉欣复职以来,由始至终都没有轻言放弃寻求蝉联总团长。他反驳其他异议者说:“我不是过渡时期的巫青总团长。”

当距离巫青大会(1996年10月9日)举行的日子越来越近之时,阿都拉欣的动向也越益明朗。他在四月间接受访问时毫不讳言的说:“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或任何阻碍因素,可以限止我寻求蝉联的权利。”

巫青大会终于到来了!在这一次的总团长竞选之中,出现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五角混战,阿都拉欣寻求蝉联已是意料中事。

五角战的候选人除了阿都拉欣之外,其余四人是森州州务大臣依沙、乡村发展部长安努亚、巫青团宣传主任阿末查希及名不见经传的阿都拉曼末沙烈。

投票结果,阿都拉欣只得103票,比起当选总团长阿末查希所得的199票,相差甚距。

阿都拉欣蝉联失败了!他当年在巫青的影响力,已越益式微。反而竞选副总团长的希山慕汀(时任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务次长)的势力强大,以热门姿态胜出。

落败后的阿都拉欣,政途变得坎坷。政治分析员认为,他的末落与他惹上丑闻与官司脱离不了关系,而他蝉联失败,正是这些案件引发的作用。

政坛是很现实的。失势后的阿都拉欣曾一度要从巫统阿罗牙也区部转移到甲市区部时,却受到党员的反对,甚至议决不准阿都拉欣加入任何的支部。

尽管如此,阿都拉欣还是展现了他的坚韧,雄心勃勃再战政坛。他选择在甲市区部重振雄风,三次挑战甲市区部主席,但是三次都告失败。

2004年9月,阿都拉在巫统改选中终于“翻身”,在极不看好的情势下中选为最高理事,为未来的日子铺路。

2008年6月他接受专访时,扬言要竞选巫统副主席职。沉浸政坛廿多年的阿都拉欣能否如愿,无人可答。毕竟在政坛上,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下期预告:前甲州首长阿都拉欣面对的两宗案件被撤消后,恢复了清白。不过,曾紧咬首长绯闻案不放的时任甲市区国会议员林冠英,因为在座谈会上发表的谈话及分发的传单而惹上官非,在煽动法令与印刷及出版法令下被提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